亦凉笙

幸识,宋声声

我生于长空长于烈日,翱翔于风从未远去,亲爱的姑娘,请不要为了我哭泣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宋声声

我有一个很喜欢的人,他在十八岁时带着荣光降落在我的生命里,又在二十岁时黯然退场。

有人说他行事浪荡,作风张扬,当众随意勾搭女明星,回答访谈时永远都是一副桀骜不驯的口吻,无非就是个花花公子,不值一提。

不,不是这样的。

他有着无与伦比的音乐天赋,声线干净,歌声清亮,有时仅仅只需一个眼神就能带动全场。

他肆意风流,身上却从不沾杂甜腻的香水味,只有夜半酒吧那寥寥几人的清淡

他言辞随性,但谈到自己所珍爱,追求的事时,眼里总闪烁着坚定的光

他的一生本该是无拘无束且快乐的,看喜欢的童话,唱喜欢的歌,与一大群喜欢他的人一起度过。

可命运并未予他垂怜

只一次普通的问候,善意的提携,他被李景天囚于掌中,视若玩物,多年陪伴的经纪人一朝反目,将他的信印踩在脚下狠狠碾压。一切宛如张着血盆大口的巨兽,要将他生生吞噬。

他从不是愿意屈服的人。

面对李景天的疯狂,他故意激他露出破绽,伺机寻找证;面对相野及背后势力的压迫控制,他假装乖巧,甚至不惜于背上强奸罪名,在监狱中苦苦求生。

十年孤寂,十年寒凉,他如一只深陷泥潭中央的小鸟,挣扎求生,是什么支撑到如今的?

是他的粉丝,他的姑娘们。

她们望向他时目光中的热烈与真挚,是他一直坚持于今的动力。

为了那些爱他的人,他选择了闭口不言,任由李景天将他侵害时的惨叫录于唱片中,一遍遍地,肆意的嘲笑着。

在隐约明白了相野打算利用他来进行大规模杀戮后,他静静地坐于浴室中,微笑着用力划开了自己的咽喉。

最后一次保护她们了吧?意识渐渐消失时,他想。

他像一只夜莺,毅然扑向玫瑰的荆棘,用血绽放出最美好的芬芳。

他叫宋声声,

而我是一个有幸遇见他的人。

I will be with you forever.


我我我磨了好久终于产出了!是《犯罪心理》的王朝小天使吖!感谢 @恨缺 太太的授权!太太的画风超可爱的!

半个月没上多了好几个粉丝是怎么了?上天都在催我更新么?

闲鱼式惊恐……

(冰秋/忘羡)当Ta濒死之际

#赶暑假作业赶出的脑洞
#原谅下这个满脑子方程式人的渣文笔
#ooc致歉了
#发刀子什么的真的很愉快了(才没有)
#我视角突然迷?

(冰秋)

沈清秋猛地吐出一口血,浸染了青杉襟前绣的竹叶。

他一贯会把淤血往回咽,此时却是再也咽不下去了。

望着洛冰河通红的眼眶,他很想抬手拭去那滴晶莹,

他的乖徒儿,应是永远无忧的啊。

身体逐渐无力,眼前慢慢沉入一一斤黑暗,沈清秋轻叹一声,终究还是任自己陷入了虚无。

只是可惜……以后不能再保护他了。

(忘羡)

蓝忘机抬袖轻拭去魏无羡嘴角血迹,又将他额上乱发重新理整洁,低首凝视着怀中人的面容,眸间一片柔软。

他就这么安静的躺在自己怀中,安静的有些让他发慌。

往日他常会嫌魏无羡太过吵闹,此时却恨不得他下一秒就跳起来,搂着他的脖子笑道一声含光君。

蓝忘机将他抱起搭在肩头,开始小声地喊他的名字

“魏婴,魏婴,魏婴……”

一声比一声颤抖,到最后甚至带了几分哭腔,再不复平日里的冷静自持。

当他意识到自己怀中的人儿再也不会应答自己后时,他怔住了,

仿佛一个失去珍爱礼物的孩童一般无措

只是闭上眼,茫然道

“你走了,今后……要我怎么办?”

(蓝忘机x你)正是少年时

#原创所有
#与小少年们谈恋爱的日常
#大型ooc现场
#内含少年魏无羡,少年蓝忘机,蓝思追,金凌,大概会分篇来写,这篇写忘机

魏无羡篇

云深不知处,藏书阁。

来姑苏听学己有半月,那劳什子清雅仙境文人傲骨你统统没见到,倒是领略了不少蓝老先生讲课的威力。

不光是仙门起源,百家之长,就连那族中直系旁系的区别他都要唠叨一遍,还讲得格外枯燥无趣,令人窒息

在第七次讲学时睡着被吼醒后,你不负众望被罚到了藏书阁抄家规,

五遍。

你握了握已经酸麻的手,心中一片凄凉。

这蓝老先生也是狠,蓝氏家规足足有三千多条,光是读背下来都可以要人的命,更何况是抄五遍?

这一趟下来,你这只手怕是要断了。

许是怕你偷懒,蓝启仁还特意叫了他的得意门生一同前来。

蓝氏双璧之一,蓝忘机。

说起来你两家也算世交,幼时也曾见过几面,那时他虽然依旧是副冷淡样子,但好歹会怒会笑,不像现在,连开口都懒得开。

“啧,无聊。”你揉了揉酸痛的脖颈,嘟囔几句后继续开始抄家规。

日渐西沉,你总算是解决完了罚抄,转了转身子打算休息会儿,却不想蓝忘机放下手中书卷,低眉扫了遍你案上的罚抄,轻轻开口“错字四处,少数条,重抄。”

“啊?还要抄?含光君,你体谅体谅这个弱小又无助的我吧,再写下去我会死的……”

你看了看面前的数册书卷,绝望地哀嚎。

想起蓝老先生惊天动地的怒吼,又想了想自己快没知觉的手,你将最后的希望寄在了蓝忘机身上,一直朝他不停用眼神暗示,企图用那点儿薄弱的情分来打动他。

在第十八次示意无果后,你终于放弃了面前这个木头人,叹着气拿起笔来打算重抄。

笔端抬上,却在半空中被人握住重新握好,墨色滴下晕于纸面,檀香轻轻缭绕于身,你诧异地侧身看向半伏于你身边的蓝忘机。

静默半响,他勾出最后的字句,抬身看向你,琉璃色的眸中一片幽深

“仅此一次,下不为例”
【完】
啊……真是令人头秃的产出。

(魏无羡x你)正是少年时

#原创所有
#与小少年们谈恋爱的日常
#大型ooc现场
#内含少年魏无羡,少年蓝忘机,蓝思追,金凌,大概会分篇来写,这篇写羡羡

云梦,莲花坞

“魏无羡!你给我把东西还来!”

你叉腰站在树下,朝斜倚在树技的清俊少年喊道。

少年身着云梦江氏的练习服,显得身形颀长,长发仅用红绳简单束起散在肩头,本该系在腰间的佩剑却不知被扔到了哪儿,此时他手里正把玩着一个精致的小香囊,听见你的声音,他侧过身来低眸看向你,笑意盈盈

“怎么?想要?那你自己上来拿来呗。”

“你!”

你听了这话,气鼓鼓地瞪向他,魏无羡却摊了摊手,一副无辜的样子。

等了许久,却丝毫不见他有任何表示,明白自己的香囊今日是拿不回来了,叹了口气转身回校场。

魏无羡正靠在树上闭目养神,准备等你气急败坏,不想许久都未听到往常的叫骂声,他有些疑惑地睁开眼,却发现树下已是空空荡荡。

“你香囊不要啦?哎你倒是等等我啊。”

他连忙跳下树,三两步赶到你身旁扯住你的衣袖问道。

你撇了撇嘴“你不是不还嘛……”话语间竟带上的几分连你也未曾察觉的委屈。

你正准备拂开他的手,却不想魏无羡先你一步将你搂入怀中,垂首在你耳边轻轻喷洒热气

“生气啦?那……把我赔给你可好?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【完】

(柳潼)论报恩的方式

#首次发文,各位多指教
#原创所有,禁止传载
#柳坤生视角的小星星
#文笔幼稚苏到炸
#ooc慎点
  
   柳坤生觉得自己最近很不对劲。
  
   作为一位活了上千系年的仙家,他这辈子也算是结交了不少人物,风流洒脱有之,桀骜不驯亦有之,但无论此人是为如何风采出众,死后也不过化为清风一盏,飘散于空罢了。
   
    长此以往下去,他也便渐失了那份结交的心思,反正与其得一时快活,留给自己诸多伤怀,那还不如从未接触过得好。
   
      只是……
     
      身侧这个只及自己肩处的白毛小子,为何会得自已如此留意?
     
     “承蒙您一时相伴,星潼……谢过。”
    
       龙虎山的那场比试,实是让他难以忘怀。

        将从小陪伴他的灵幻化为针使出全力,为了加强力量不惜损伤筋脉……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都…只是为了将自己完好无损地还回去?不得不说,这份信义他已经许久没有见到过了。
    
     这份恩情他自然是要还的,后来回到住所不过调息几日后,他便冲了出来准备去报恩。说实话,他也不知自己为何会如此急切,像是想要去抓住些什么似的。
   
      然后一向傲气的柳大爷发现了一个悲剧的事情:他不知道那小子住哪,甚至…连人家叫什么都不知道。
   
       于是柳大爷就在门前看了一下午的火烧云。
   
         哦,对了,还等来了只白毛兔子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白毛兔子挠了挠头,有些害羞地解释了凭空出现的原因——他父亲到这儿有事,使让他来他家借住几日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从柳坤生的角度看去,小兔子的眼眸带着些水光的扑闪,耳垂似乎还染上了些可疑的粉红,看起来……格外可爱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柳坤生微勾了勾唇,将人迎了进来,看着少年高瘦的背影挑眉想到

     报恩,应该是可以以身相许的吧?